亚博vip3

  感谢吴文超律师的分享。近年来在利益的驱动下,极限直播的尺度越来越大,甚至演变成玩命直播。值得欣慰的是,这一事件发生后,各大直播平台纷纷加强了对于危险视频的监管。快手方面,对于危险性的表演内容,除了对用户个人处罚,平台还有标注警告机制。火山小视频则严禁用户直播涉及极限类运动,因为直播互动可能分散注意力,增加危险性。显然,通过司法判例倒逼直播平台自律规范,有助于全民直播更加趋于理性,在安全合法的基础上展示风采,而不是在网友的打赏和叫好中迷失自我,误入歧途。

亚博vip3

  事发后,吴永宁的家人起诉了多个短视频直播平台。他们认为,这些平台对于用户发布的高度危险性视频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所以导致了吴永宁坠亡。2019年,5 月 21 日,吴永宁家人与其中一家平台的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了。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花椒直播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承担网络侵权责任,判决其赔偿何某各项损失3万元。

  也有不少市民表示,平台作为网络空间的管理者、经营者、组织者,在一定情况下,其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对网络用户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在该事件中平台在审核、告知等方面做得并不到位。

  在3月18日的直播视频里,女司机驾驶车辆在路上行驶。途中的直播画面里,该车辆至少3次占用应急车道,其中一次在应急车道内飞速行驶超过1分钟。此外这辆车还多次压实线并线。直播中评论区有网友提醒主播不要走应急车道,注意交通安全等,但这名女主播依旧不予理睬,并表示自己车技很好。

  市民:实际上我觉得平台有些东西还是要制止,不应该乱播放,而且现在很多孩子都会看手机看这些,他们不懂得分辨,这样子不是不好吗,我觉得还是要负担一定的责任。

  市民:这可能就上升到了政策的角度,主要向相关政府部门,向文教局之类的出台一些规范,一些文件之类的。首先(平台)一定要规范啊,其次对一些(危险行为)轻则警告重则罚款之类的,或者说封号,以效敬尤。

  直播画面:我是赛车手,你知道吗,所以说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下赛道能被赛道的校长盯住吗,就是因为我开得好啊。

  市民:可能也需要有一定的监管,公安部门还有政府以及媒体,多倡导一些良好的网购网络环境。

  据了解,在坠亡事件中去世的吴永宁曾经做过武打演员,身体素质基础好,走上极限运动这条路后,吴永宁频繁地在国内著名景区以及大城市地标性高楼,玩出惊天动地的大动作,特别是借助手机直播平台的推广,迅速吸粉超过百万人。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的称号逐渐成为永宁的最大标签。而真正让他一举成名、广为人知的,是他在一次挑战时失手坠亡,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随后该主播因为涉嫌违规被平台封禁,而她驾驶过程中的违法行为也受到了交管部门的调查,北京交警通报该女主播杜某某驾驶小型客车前往首都机场,期间通过手机进行直播,在朝阳区机场高速公路五元桥至苇沟桥段,实施多起交通违法行为。被依法处以罚款500元、驾驶证记21分的处罚。因杜某某一个记分周期内累积记分已达12分,故对其采取扣留机动车驾驶证的强制措施。

  直播画面:我是赛车手,你知道吗,所以说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下赛道能被赛道的校长盯住吗,就是因为我开得好啊。

  据了解,在坠亡事件中去世的吴永宁曾经做过武打演员,身体素质基础好,走上极限运动这条路后,吴永宁频繁地在国内著名景区以及大城市地标性高楼,玩出惊天动地的大动作,特别是借助手机直播平台的推广,迅速吸粉超过百万人。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的称号逐渐成为永宁的最大标签。而真正让他一举成名、广为人知的,是他在一次挑战时失手坠亡,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市民:我觉得这个(直播平台)应该有吧,毕竟是他播放出来的,这个人也是因为极限运动,寻找刺激双方都有责任。

  这个女主播的行为真的是花式作死,还说自己是赛车手,就算是真的赛车手开在高速上也得要规规矩矩的按照交规来行驶,这驾驶证扣的好。其实我也不是说直播不好,我身边还是有挺多朋友平常无聊的时候会看看直播,但我想这些鱼龙混杂,违法违规的直播内容就算火了,也没办法长久下去。那市民朋友对这样花样百出的直播有什么看法,我们的记者也走上街头进行随机采访,听听大家是怎么说的。

  市民:这可能就上升到了政策的角度,主要向相关政府部门,向文教局之类的出台一些规范,一些文件之类的。首先(平台)一定要规范啊,其次对一些(危险行为)轻则警告重则罚款之类的,或者说封号,以效敬尤。

  这个吴咏宁的视频我也曾经刷到过,当时看他的视频就觉得替他捏一把汗,这样的悲剧我们也希望不要在重演,其实说到底,不少主播在直播过程中都希望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所以会做一些博眼球的事情甚至不惜以身试法。前两个月,一位女主播居然把直播间开到了高速上。



  最近北京互联网法院宣判的一起案件,让网络直播又成了大家热议的话题。关注极限运动的人,大多知道极限-咏宁的存在,不少人的朋友圈都曾被他的小视频刷过屏,或者是从各大短视频APP上看到过他的身影。2017年吴咏宁在直播攀爬高楼时坠亡的新闻就在网上引发争论,其母何某认为直播平台对于用户发布的高度危险性视频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将直播平台的运营方诉至法院,日前,这起诉讼终于宣判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